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阿爾卑斯山下的大地藝術
2020-02-21 11:18 來源:99ys.com

1845年,48歲的梭羅一個人搬到了距離康科德兩英里的瓦爾登湖畔蓋了一個木屋,在那里自耕自食生活了兩年,寫下了不朽的《瓦爾登湖》。

當時的美國剛從戰爭中恢復,國內經濟突飛猛進,大刀闊斧的自然開墾絡繹不絕,人們充分沉浸在便捷物質的生活里。

梭羅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逆人流而行,隱居于山林湖畔,尋找自己與自然的聯系和發現自然予人的智慧。

梭羅

他寫冬季門前的瓦爾登湖,湖面倒映著天空。他說,天空既在天上,又在我們腳下。字里行間充滿了讓人驚嘆的詩意和生命力,那是在都市林立的世界里無法真實獲得的自然天地。

現代化的分工提升了效率,卻消解了我們對自然的理解和聯系。

比如,過去我們知道如何用木頭造一把椅子、如何栽種糧食蔬菜,然后烹飪成為佳肴;現在我們擁有一把椅子只需憑喜好購買,想要一頓佳肴只需外食就可以滿足。

141年后的1986年,藝術家Emanuele Montibeller在阿爾卑斯山下的Sella Valley創立Arte Sella項目,在人與自然之間重新建立起理解的關系。

早在項目成立前,他多次邀請自己的藝術家朋友在坐落于Sella Valley的Villa Strobele私人花園里聚會,他們在設想如何將當代藝術融為一體,直到Arte Sella項目成立。

Jaehyo Lee《0121-1110=115075》

Daniele Salvalai《Beehive – Homage to La Ruche De Montparnasse》

他們以山林大地為舞臺,各自邀請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和創作者到這里以自然為源進行創作,包括死去的樹、飄落的樹葉,甚至是陽光、空氣、穿梭于山林的風。

Patrick Dougherty《You are free》

不同于瀨戶內海藝術節的地方創生,Arte Sella的目的在于讓都市的人們理解自身與自然的維系,為此他們設立了嚴肅卻詩意的創作原則。

比如“藝術家不是藝術品的絕對主角,而是接受自然完成他的作品。”“必須保護自然作為作品的穹頂。”“這些藝術品來自風景,然后回歸自然。”

Francois Lelong《The sun》

參與的藝術家包括尼爾斯·烏多、阿恩·昆茲、隈研吾、約翰·格拉德、米開朗基羅·皮斯托萊托等一大批知名藝術家。

隨著參與者越來越多,被Arte Sella打動的大眾越來越多,為此成員們開始規劃Arte Sella的創作線路。包括沿Mount Armentera南側的森林小路開始發展創作,增設了音樂廳等聚會場所,并限時開放Villa Strobele花園。

CédricLe Borgne《看不見的女人》

藝術是表達世界的一種方式。它是人提出的基本問題之一,是與美的衡量標準的聯系,它既屬于整個人類歷史,也屬于藝術家私人的文明史。

—— 維托里奧·法岡

自然本身的藝術

1. 天空博物館

它的素材源自被風暴攔腰折斷的一棵橡樹,藝術家以“建筑”作為表現形式,博物館的命名來自于人類對珍稀之物的理解,他在凸顯自然的脆弱性。

2. Animo d'oro

Animo d'oro的創作之源與“天空博物館”同理 —— 它來自風暴中被折斷的云杉樹。

不同的是創作者將樹的部分鍍金,以此關照森林中撒下的陽光、清風,這些自然元素的組合,成就了自然本身。

3. Reservoir

John Grade的最新裝置Reservoir坐落在森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它由五千個透明水滴組成。

每個水滴都細密地附著在由樹干支撐的半透明網上,就像是在松樹之間閃閃發光的枝形吊燈,陽光使其晶瑩透亮,風吹過銀鈴作響。松樹、土地、風和光,它們就鮮活地存在于作品之上。

建筑:

1.

建筑之內,使人免受風吹雨打,建筑之外,是通向自然的窗戶。

建筑與自然之間的聯系源遠流長,盡管現代主義美學和以利益為導向的經濟社會邏輯使得自然被無節制的開發,但現下嚴峻的環境狀況卻使現在的都市化與自然重新得以平衡。

建筑就是足以表現自然與現代化銜接的代表之一。來自Michele De Lucchi的建筑項目《Dentro Fuori》,就是通過“自適應”方法處理環境方面的問題。

它的存在與自然環境進行交互,自然元素,例如光,植被,水,熱和風都是這個項目的核心所在。

2. Simbiosi

Edoardo Tresoldi的作品被放置于山腰之上,《Simbiosi》是一座5米高的雕塑。

隨著時間的推移,雕塑本身必將成為景觀的一部分,和自然融為一體。正是因它深植于大地,故在某種意義上也連接了地域和精神的維度。

3. Cattedrale Vegetale

巴塞羅那的建筑師Giuliano Mauri希望用發光的樹替換路燈,建一座教堂。早在方案提出時,它就備受藝術家們的矚目。

《Cattedrale Vegetale》是有機建筑,這個巨大的作品有3個中殿,高12米,占地1220平方米,有420根立柱,500個支架,教堂的框架由3000根樹枝編織而成。

鵝耳櫪幼苗被種植在立柱內,幼年時立柱可以起到支撐作用,20年后當鵝耳櫪成年時,立柱將腐蝕殆盡,只留下一排排的樹木作為對這一藝術作品的留念。

不斷被探索和更新的藝術,其實也是人類與自然共存的新可能性,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三十多年來,Arte Sella以獨特的創作過程見證了各種藝術的語言、氛圍和不同靈感的匯聚,不斷在創造力與自然世界之間建立富有意義的對話。

它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

The Contemporary Mountain(當代山)

 

責任編輯:張茜楠

(原標題:阿爾卑斯山下的大地藝術)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nba虎扑火箭专区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本溪网上麻将平台赚钱吗 三全中赔多少钱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微乐吉林麻将官方版下载 上海时时彩彩乐乐 幸运28游戏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闲来麻将下载赚钱 快乐12开奖结果辽 3d78期排列7开奖结果 创赢配资 黑龙江哈尔滨麻将 台湾宾果28开奖记录